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娉婷袅娜](10)作者:xyzwjr
[娉婷袅娜](10)作者:xyzwj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av电影,亚洲av,国产av,欧美av,av天堂,av视频,偷拍av免费无码]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042


                第十章

  我扶起肉棒,就要抵到小娜的阴道口。可是不争气的阴茎,不知何时,却如泄气的皮球,软趴趴的挂在裆部。

  怎么会?难道冷落小弟太久,还是昨天没有听强哥的打了一发飞机?

  疲软的龟头被小阴唇紧紧包裹着蹭来蹭去,温暖湿润,好舒服,可是就是硬不起来。不行,今天一定要拿下小娜的第一次,可是越是紧张越是疲软,软趴趴的伤不了肉膜半分。

  小娜静静的躺在那里,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张着双腿,等待着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的进入。下体的绵软让她察觉到了异样。

  「怎么了?」小娜抚摸着我绵软的分身,好舒服,可是却依然无法勃起?
  我无地自容……

  「是不是我拿强哥气你,伤你心了?」小娜居然帮我想到了理由。

  「没有啦~ 」其实是更兴奋……「昨天加班有点累」我胡扯了个理由。
  「帮我亲下好不?」我站起身,把死蛇般的肉棒靠近小娜秀丽的面庞,被小娜一把推开「才不要,好恶心啊」

  「别的情侣都这样,有什么恶心的……」我道「就是不要,别得寸进尺哦」小娜俏皮道,至少,我出轨的气算是掀过去了。

  「累死了,去洗澡」小娜连衣服都没有整理,就冲进了卫生间。

  「一起啊~ 」我想追上去「做梦」啪,卫生间门关上了,刚刚还郎情妾意,转头就好没情趣……

  「洗完澡,看我会不会放过你」我隔着门叫嚣道……

  吱吱吱吱信息来了,肯定是强哥「搞定了没?」靠,双重歧义句,一看时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再说关你毛事,但突然有种想像强哥炫耀的心理一闪而过。
  「中场休息,小娜去洗澡了」中场休息,也没说错,虽然正事还没开始。
  「兄弟行啊!我是问小娜还在生你气不」

  靠。我就知道他是故意用歧义句「没生气了,雨过天晴」

  「哥这几天可没少费口舌啊。这回相信不是我使坏的吧」

  看来确实看错强哥了,但是,谢他不就是服软嘛。

  「是,多谢你了」算了……

  「你是爽了,哥这几天可是憋坏了,回来路上看见美女都快忍不住去强奸了,你可怎么谢我」靠,我就知道要往这上面拐。

  「你还缺女人吗?」

  「小娜不一样,你懂的」我懂啥我懂,我都没其他女人。

  「把她送上高潮了没?」靠,要不要这么直接。

  「有」反正现在是你看不见吃不着了,忽然觉得前几天的角色翻转了,我也能在强哥面前显摆了,简直自信心爆棚。

  「靠,兄弟可以啊,小看你了,怎么样说来听听,爽不爽?小娜骚不骚?」
  好像小娜完全不是我的女朋友,而是街头的美女,而强哥吹着口哨,和我一起对小娜品头论足。而我明知道强哥的企图,却隐隐觉得很刺激。

  就像一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明明不甘心把玩具和别人分享,却又想向别人炫耀。

  强哥会不会口水流到手机上,会不会在手机那天打飞机——如那天的我,我居然有种报复的快感。可是报复什么了?小娜和强哥确实什么也没有,强哥也无非是对小娜想入非非而已。我难道真能阻止别人对小娜有想法?

  让你想去吧?第一次在心里上,对强哥占据了优势。

  「又开始了?」强哥看我半天没回,果然有点心急。

  「刚刚回来只是给小娜口交了」我故意轻描淡写。

  「口交这么久?行啊,用嘴把小娜玩高潮了?有没扒光她?她有没穿我送的内衣?」我几乎可以想象的出强哥在那头的表情。

  「有,内衣很性感」对别的男人送给女友的内衣品头论足,回想刚刚小娜穿着那套内衣,我疲软的阴茎,开始慢慢充血。

  「胸部软不软,有没有弹性?小穴嫩不嫩?水多不多?」被强哥这么问,我居然很刺激,阴茎昂起头。

  「弹性十足!蜜穴又嫩又敏感,一舔就水汪汪的」靠,这可是我女友,而我居然顺着话题就把这段话发给了别的男人,而我居然觉得很炫耀……

  「听着都爽。昨晚该好好玩玩的,装好男人,到手的鸭子飞了」

  「哈哈,后悔了?昨晚你还真的什么都没做?」有点失望?

  「扶她回来的时候,有碰到小娜的胸部,算不算?」真的只是碰到的?强哥乘机偷摸了小娜的乳房「仅仅只有这些?」靠,我居然不满足只有这些吗?
  「你难道还指望我再做些别的?」靠,被他发现了我的潜意思。「你说小娜很明显敢灌醉自己,就这么放心我?是不是故意的?指望我趁她醉酒把她上了?」
  靠,我还没发现这个问题「不可能!」只能无力的辩解。

  「怎么不可能,你刚出轨啊,她要报复你呢,自己脸皮薄,只有假装灌醉自己,以我这个花花公子,肯定当晚就把她拿下,没想到我人品大爆发」

  分析的有理有据……我无言以对「你说我昨晚把小娜办了,以你这样处女情结的人是不是不要小娜了,那我正好捡个大便宜」

  「我没有处女情结!」真的吗?我刚刚扒开小娜小阴唇的时候,明明心里有期待。

  「真的吗?那我就不怕告诉你了,我昨晚挂机后,又回到小娜房间了」靠,强哥没有加如果,说的好像真的一样,然后呢?我勃起的肉棒居然渴望进一步的刺激。

  「你干什么了?你不是说你不会乘人之危吗?」其实我心里还是很紧张。
  「是啊,我是说我和女人们都是你情我愿啊,但是处女膜作证,严格意义上,我对小娜没做那事啊」什么叫严格意义上?那事仅仅是指没有插入小娜的蜜穴吗?
  「那你做了啥?」我确实有点紧张了。

  「你自己去想啊,再说你不是让我」欣赏「完就是去」睡觉「吗?」欣赏和睡觉两个词说的特别重音。

  靠,强哥居然跟我卖起了关子,角色又瞬间反转,我又回到那个无能为力的。
  「靠,枉我还开始有点信任你,说,你到底对小娜做了什么?」我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不过不是我,而是强哥。把烂醉如泥的小娜,剥的一丝不挂,用手去猥亵小娜赤裸的酮体,或者用嘴,让小娜的娇躯沾满另一个男人的唾液,甚至是用他足足憋了一个礼拜滚烫坚硬的肉棒,用他乌红铮亮的龟头在小娜的每一寸娇躯上驰骋,让他因亢奋而从尿道口泌出的淫液肆意涂抹在小娜的白嫩的肌肤上,而我却傻乎乎的用舌头在自以为纯洁的女友身体上清理掉。受不了了,强哥越卖关子,我越不能控制的胡思乱想,越是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下面的阴茎却越因亢奋而坚硬。

  「知道又如何,反正你不是只在乎那层膜吗?她不是完整的在那吗?至于其它的有何没有有没有发生过、发生过什么有意义吗?反正没有发生过的证据,不告诉你,你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小娜除了你不是还有个前男友吗?他们在一次时难道只有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吗」强哥半天才回我,让我的思想像头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的在脑袋里乱撞。是啊,处女膜又能证明什么?仅仅是我女友最私密的属于我一个人的蜜穴没有被别的男人进入过的证明而已。可是是吗?仅仅没有插入,就可以让别的男人任意的猥亵我女友?可是确实如强哥所说,他不主动告诉我,我有怎么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强哥怎么知道小娜有个前男友,小娜只是提起过,但重来没有说过他们一起的事,如何开始,如何分开,前男友对她又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除了插入以外,和我一样做过很多了,不,是我和他一样。除了插入,几乎可以发生的事情可以是无限多。可是正是这无限多的可能,让我心痒难耐,不仅仅是好奇心的驱使。

  「再说,你能像伊斯兰教一样,把你的女人全身用黑袍罩住,别人看不得、摸不得、想不得?因为即使是礼节性的握手,这个男人可能用他刚刚打完飞机满是精液的手去握你纯洁的小娜的手。或者哪怕别的男人看一眼,你更没法钻进他的脑袋,去清除他对你女友的意淫」很有道理,有点无法反驳。

  「所以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为了证明我有处女情结?好吧。我承认我有,但即使当初追求小娜时,即使她已经不是处女,我相信我也不会在乎」

  「没别的意思,仅仅是想说,有些你很看重的东西,未必真的那么重要,就是她当初不是处女,也有可能是运动、骑单车,或者自己自慰是不小心弄破的,又能说明什么?再说,现在处女膜不是都能修补吗」说的我心里却是有点乱了,仿佛小娜早就不是处女了,她和别的男人甚至强哥,早就有过。这层膜仅仅是忽悠我这个男友、未婚夫的人工产物,越想却越刺激。去他妈的,等小娜出来,我马上就去结束这些煎熬。

  「就算你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没了这层膜。她今后又拿什么向你证明,她没有别的男人,难道是贞操带?」

  强哥越说越邪乎,仿佛小娜是个风骚荡妇。

  「我相信小娜不是那样的人,我也相信我们的感情经得住考验」感情我确实有这样的自信。当初大学时能打败各路追求者,虽然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小娜,但我们的感情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小娜是不是个水性杨花的人,至少目前我没有看出来。

  「谁跟你谈感情了,谈肉体呢,人的本能欲望,吃喝拉撒做爱。吃不饱了饿,吃饱了,还想吃好,经常换换花样。人的本能。你对小惠不也就是这样的心理吗?」是啊,男人面对诱惑确实很难守住。女人呢,小娜呢。对女人我确实没有强哥懂。像小娜这种美女肯定面对诱惑也不少,虽然我现在只知道一个强哥,但难保不会有一天还有其他人,白头偕老是期望,但真正白头偕老中间没有出轨偷腥的,我还真不敢拍胸脯了。

  浴室的水声停止打断了我的思绪,赶紧给强哥回「小娜要出来了,不说了」。
  「嗯,好好干,让小娜好好享受做女人的好处。:)」还没放下手机,小娜就走了出来,身上包着浴巾,一边擦着湿湿的头发,一副活脱脱的美女出浴图。而我,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双手正拿着手机看着强哥的最后一条信息,阴茎高高勃起。

  「跟那个小浪蹄子聊天呢」小娜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道。她很少检查我的手机,我们还是有这些互相的空间,但她假装朝我手机张望,让我吓了一跳。在那0。001秒之间也许是男人撒谎的天性道「没呢,领导交代工作呢,不信你看看」故意把屏幕朝小娜晃了晃,应该是看不清屏幕。

  「我才不看,小浪蹄子的信息,别污了我的眼」小娜还是刚刚那种戏谑的表情自顾自的擦着头发,并没有看我的手机。但在晃了一秒钟里,我几乎是心提到嗓子眼的。她如果看到我和强哥的聊天记录,会把我当成什么人,和女朋友的男领导相互「讨论」她的酮体、她的处女膜。但那一秒钟时间里却兴奋的要命,连已高高勃起的阴茎都不自觉的抖动了下。

  「你就是我的小浪蹄子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已经无法再忍受阴茎暴涨的难受了,只想把它深入小娜那温暖湿润的桃源洞穴。一把把小娜按到在床上,小娜湿漉漉的头发散开扑在枕头上雪白的肉体,仅仅只有一个大浴巾包裹着,而浴巾之下就是我的快乐之源,我暴涨的阴茎即将流连忘返的地方。

  「不要~ 啦」小娜一脸愧疚双手撑着我的胸膛不让我压下去「我亲戚来了……」

  「靠,不会这么巧吧?」我忍不住骂出来口头禅,赶紧拉起浴巾,小娜浴巾之下居然穿的是四角内裤,确实是她姨妈来的时候才会穿的,裆部也是被姨妈巾撑的更加饱满,两片护翼更是从裤脚边隐约露出。

  「还真是这么巧,来的还真是时候……」言语中失望之极。

  「要不……我用手帮你吧~ 」小娜犹如蚊子哼,手也主动轻轻握住了我坚硬的肉棒,滑腻的触感,稍凉的温度,让我几乎要暴涨的阴茎舒适无比,作为男人还有人会摇头说不吗?而且这也是小娜第一次主动提出用手帮我,以前都是我死乞白赖,她绕不过才很机械的帮我撸,当然这也让我受用不尽了。

  我马上翻过身在小娜身边躺好,勃起的阴茎一跳一跳,等待着女性的爱抚。小娜跪在床上,一只手轻轻握着我的阴茎体,很轻,几乎感觉不到握力,缓缓上下套弄,另一只手伸出指头,轻轻的在尿道口画着圈圈,尿道口分泌的粘液被涂抹在小娜的手指上然后被缓缓涂抹到我的龟头上,太刺激了。

  「舒服吗?」小娜缓缓在我耳边低语,耳朵被小娜口中喷出的暖气吹的痒痒的,但是很爽。

  「那我问你……」小娜继续在我耳边呓语「老实回答我……」温柔的语气,在我龟头上画圈的手背向了背后,不过我已经闭着眼睛在享受着呢,完全没有注意到。

  「不然~ 」小娜语气一变,套弄的手突然一紧,紧紧箍着我的阴茎根部。另一只手「咔嚓」一声,多了一把剪刀。

  靠,这是要干嘛,吓的我几乎疲软下来,而我完全没有反抗的时间和能力。
  「啊~ 姑奶奶饶命」我是真的吓的声音都变了。

  「你和小惠到底怎么回事?」右手的剪刀悬在空中,并没有要剪下来。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前因后果,倒豆子一样,哗啦啦全部倒出。

  「真的只有这些?」小娜听完语气有所缓和,迟疑着。

  「天地良心,骗你不用你剪,我马上阳痿」我真的都快吓的阳痿了,但阴茎被小娜紧紧握住,连萎都萎不下去。

  「真的还没做?」不知道是相信还是狐疑。

  「真的没有,要不你去问小惠」我几乎要哭的心都有了。

  「我才不去问那小浪蹄子。」但是小娜右手的剪刀终于放了下来,左手的箍也松了些许。本来急速充血的阴茎,血流通畅缓缓要软下去。

  「我都要被你吓阳痿了」人生大起大落太快了,刚刚还温柔乖巧的为你打飞机,突然就要剪了你的命根,电影情节都没这么演的。

  「还敢说,还不是你自己做的那好事」小娜终于语气软了下来带着些许愧疚。手也开始缓缓恢复套弄的动作。

  「谁知道你这么不经吓」

  「姑奶奶,哪个男人经得住这样的吓,吓的阳痿还不是你守活寡」我故意夸大道。

  「好啦好啦,人家只是想开个玩笑啦」这回轮到小娜有点着急了,但手上取悦我的动作更加卖力。

  「啊呀,不行了,不行了」看到小娜着急,我更装模作样。

  「好啦好啦,我错了好不好,你要人家怎么赔嘛」小娜真的急了。

  「除非……你穿的性感点,也许它还有救」我也不再过分了「就刚刚的那套内衣吧」其实小娜貌似也就那套内衣性感点,虽然是强哥送的。

  「都还没洗……」小娜有些迟疑还是进了浴室。一会出来还是包着浴巾,上床时缓缓脱下浴巾,果然穿上了那套蕾丝内衣——强哥送的内衣。胸脯两团白皙的乳房若隐若现,更显坚挺。虽然蕾丝内裤的耻部只能隐约看到姨妈巾,但平坦的丘耻的丝丝软毛依然让人遐想无限。而且一想到强哥送的,阴茎终于完全恢复了雄风。

  小娜看到我阴茎的反应以为内衣确实起来作用,更主动的依偎到我身边,小鸟依人般的套弄起我的肉棒。太刺激了,小娜重来没有这么顺从的主动的侍奉过我。

  「强哥的眼光真不错,内衣真性感」我一不注意说漏了嘴。但小娜以为我只是开着玩笑。但我自己听着都觉得特别刺激。

  「其实……」小娜有点羞愧道「内衣真是强哥送的」

  「他只说合同谈成我也有功劳,送我套衣服奖励,我没想到是这样性感的内衣」小娜一股脑的倒出来。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没想到小娜居然会对我坦白。我只好假装吃惊道。
  「不会吧,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

  「不是,如果你不喜欢,我明天就扔了」小娜一脸愧疚真让人怜爱。

  「算了,我不介意」就送内衣本身我还真不怎么介意,介意的是强哥对小娜的想法。「挺好,挺性感,强哥肯定做梦都想看到你穿着这套内衣的摸样,」我故意开玩笑道「没想到你现在穿着给男朋友看还帮我打飞机呢」

  「你就是介意了」小娜没有听出玩笑的口气,但手里依然在讨好着我的阴茎。
  「没有,我想好了,以前是我太小气,觉得配不上你,在强哥面前更是自卑,疑神疑鬼,生怕你和强哥有什么。现在我想好了,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应该干涉你的选择,即使让我重新追求你,和强哥竞争,我也一样会对你好的」确实也是我内心的话,小娜也听出了我的诚恳。

  「不会,我一点没觉得你配不上我,我相信我的眼光,我就喜欢你的包容和安全感」小娜也道出心声。我有点感动,原来我在小娜心里是这样的。

  「还有件事我想向你坦白,请你原谅我。」还有什么?要我原谅,我脑袋一惊。

  「其实看见你跟小惠那样,我那几天真的很生气。强哥虽然一个劲的开导我,说是我忽视你的需要在先」小娜很低声道。

  「不,是我不好,没经得住诱惑」

  「而且你一直怀疑我和强哥,我就心想,干脆就发生些什么让你后悔去。」
  「然后呢?」难道他们这几天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强哥故意没有告诉我,听得我有点好奇,有有点兴奋,被小娜手套弄的阴茎更加亢奋。

  小娜没有注意到我肉棒的细微变化,继续道「可是我也没胆量那样做,于是我故意和强哥独处的时候灌醉自己……」这我知道,然后呢?我期待的有点口干舌燥。

  「我原以为强哥会在我不省人事的时候……强暴了我」果然不如强哥所料,小娜果然是故意灌醉自己。但小娜明明都有些自愿,但依然用的是强暴这个词。其实也说明了自己潜意思的不愿意。果然这就是强哥没有行动的原因?还是仅仅没有插入?一边意淫着强哥到底对我的女友做过些什么,一边女友前所未有的主动的为自己打飞机,简直爽爆了。

  「他……有没有?」我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你……明知故问,」小娜娇羞的道。我懂她是指她还是处女,但我其实只是想知道强哥到底做了其它什么没有。

  「他……有没有……做其它的?」言语中几乎都快掩饰不住些许兴奋了。
  「没有……吧?早上醒来,我衣服都没脱,强哥只是睡在旁边的沙发上,衣服也没脱。强哥只说不放心我醉了,怕吐了所以照顾了我一晚上」他可以脱了再穿上啊,我心里道。可是问不出口「真的?什么都没有?」似乎自己都能听出失望的表情。

  「没有。你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其实快喝醉就后悔了,可是我不想对你隐瞒,原谅我好吗?」

  「没有,我没生气,是我错在先。」我安慰道。也许小娜觉得以我平时的脾气估计早气炸了,今天却如此平静。

  「真的不生气?」

  「嗯,我肉体出轨未遂,你精神出轨未遂,咱俩扯平了,好不好?」我故意开玩笑道。

  「嗯,咱俩好好的!好吗?」小娜温柔道,让我忍不住亲了她的额头。
  「嗯,好好的,即使你出轨了,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我忍不住道出心声。
  「还是你好,当初选你真是没有错。」小娜几乎有点要哭腔了「这样你舒服吗?」转头温柔的问我,手依然不停的在套弄着。

  「舒服极了?」

  「这里要不要?」手又在我的龟头棱缘打起转。

  「好爽……」我几乎说不出话。

  「强哥说是我平时太不在意你的需求了」小娜娇羞道。

  「哪有,这样挺舒服」

  「是我太保守了,想要给你,又怕你不珍惜我。本来想好了,今天好好给了你,没想到大姨妈这么不凑巧。」小娜真的面带羞愧。

  「不会,你怎样我都一直珍惜你」

  「是吗?你们男人不是喜欢女人穿上衣服是淑女,脱了衣服是淫妇吗?」小娜故意有点玩笑道,肯定又是强哥说的。

  「不,其实只要是你发自内心的就行。不必为了我去迎合什么?」

  「强哥说双方也要为对方着想,有时候自己不喜欢也要牺牲一下,取悦对方」又是强哥。可是女友正用着强哥的「理论」,「实践」着取悦我。

  「相处之道本来就是互相体谅」我故意含糊这句话的意思。

  「嗯,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就告诉我,有什么需要,我尽量满足你」女友明确是指性需求方面。

  「嗯,你也一样」「想要的话,我也尽量满足你,就不要再麻烦跳蛋君了。哦不,你喜欢的话,让我用它满足你」

  被我一提跳蛋,小娜一脸绯红,没想到她不敢告人的小秘密早被男友发现了。
  「你早发现了?我就是怕你觉得我是下贱的女人」小娜羞怯怯的说。

  「怎么会,你是我的女神,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无论怎样都是我的女神。再说麻烦跳蛋君,总比麻烦强哥好」我故意又扯到强哥。

  小娜突然停下了手,坏坏的看着我。

  「每次提到强哥,你的小棒棒都特别亢奋」又故意挑逗我的阴茎。

  刚刚说她,现在轮到我的尴尬了。「哪有,以前总是觉得在强哥面前自卑,今天和你话说开了,觉得我比强哥性福多了,该他自卑才是。」

  「哼~ 狡辩」小娜还是故意若即若离的挑逗我的阴茎,更让我亢奋不已。
  「强哥就是我们的跳蛋君,只是我们性爱的调剂」我继续胡扯。

  「是吗?那你不怕我去用跳蛋君来调剂啊?」小娜坏坏道。明显跳蛋君是指强哥。

  「快一点,握紧点」被小娜言语加肉体双重挑逗,我实在抗不下去了,只想小娜快点撸动我的肉棒。「女神想用就去用吧,跳蛋君就算得到你的肉体,也得不到你的心」

  「你喜欢这样吗?」小娜听话的握紧了我阴茎快速上下套弄,不知她是指她的手法还是我刚刚的话。

  「好舒服」其实我满脑子都在想小娜真的是用「跳蛋君」的画面。不自觉的配合着小娜的手挺动起腰部。

  「也许人家只想要肉体,不想要心呢」小娜又故意用言语挑逗我。确实令强哥垂涎的仅仅是小娜的肉体。

  虽然在如此刺激之下,我依然不敢全盘把我内心的潜意识托出。

  「不行~ 人家老公还没同意呢,不能给你肉体哦。跳蛋君」小娜故意对着我的阴茎娇嗲道。手头加快了动作。

  「呼……」我几乎要开始喘粗气。

  「不过跳蛋君憋不住的话,人家可以给你打飞机哦,这就不算给你肉体了。人家老公才只有这个待遇哦」小娜继续对着我肉棒道,仿佛我的肉棒已经不是我的了,而是强哥的,小娜正对着强哥的肉棒妩媚的挑逗着强哥。

  「好」我憋不住说出口。

  「什么?还要人家穿着你送的内衣?那么性感,好害羞哦,不过只要跳蛋君喜欢就好」小娜继续演着,蕾丝的文胸蹭着我的胸膛。

  「可是跳蛋君只许看,不许摸哦」不知道小娜是在勾引着我,还是勾引着强哥。我一把握住小娜的乳房。连着文胸一起揉搓起来。

  「说好不许摸的」小娜嘴上这么说,却并没有反抗,却故意勾起大腿,用玉腿揉搓着我的阴囊。

  「谁让你收人家内衣,还灌醉勾引我」我也忍不住假装起强哥。

  「哦~ 捏的人家好难受啊,人家错了啦」。这角色扮演的,让我几乎控制不住,小娜手越来越快,尿道口分泌的粘液湿润了整个手心,肉棒不自觉开始抖动起来,眼看就要射出来。

  小娜突然停下了手,坏坏的对着我笑「不许射,跳蛋君才没这么快呢」还是演上瘾了。

  阴茎离开了如此刺激,跳动了一下,终于没有射出来。好爽,几乎在濒临高潮时停止了。

  小娜这才继续了动作。

  「小坏蛋」我轻轻打了一下小娜的屁股,并没有用力。

  「啊~ 好疼啊,你打人家屁股,我告老公去。」小娜假装道「好啊,去告诉老公去啊,告诉老公你给跳蛋君打飞机」我们已经完全沉浸在这角色扮演里了。
  「你好坏啊,抓住人家的把柄,这是我和跳蛋君的小秘密,不能告诉老公,他会吃醋的」

  「那不告诉老公,可以把肉体给跳蛋君了吧,反正老公不知道。」我故意道。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人家可不能背叛老公」呵呵,都演到这种程度了,还不能背叛老公。

  「跳蛋君可以让你很爽哦」我也开始挑逗小娜。用力揉搓着两团乳肉。
  「人家老公才更厉害呢」不知道是真的维护我还是还在演维护着我男人脆弱的自尊心「而且人家大姨妈来了啦」

  晕,刚刚还以为是在维护我,可是内心我不敢否认,自尊心和下体的快感,确实很难取舍。

  「那等你大姨妈走了,跳蛋君让你好好爽一爽,肯定比你老公厉害。」期待着她的回答,我越想越刺激,快感阵阵来袭。简直让人欲罢不能。但仅仅为我打着飞机,小娜却为何演的如此动情,难道仅仅是为了取悦我?

  「不要问了啦,人家好难选的」这次小娜没有停下手,而是更快的套弄,甚至在我耳边轻轻娇喘起来。

  「不用选,想要谁的时候就给谁咯」我几乎都快分不清我是代表自己说的这句话,还是代表强哥。

  「看你这么好,人家准许你射了」小娜一只手套弄着阴茎,一只手摩擦着龟头,一阵阵电流从龟头直袭而来。更不知道小娜的这个你是代表我还是强哥。
  「啊,好爽,忍不住了」这确实是我自己的切身体验。电流从会阴到肛门,然后沿背一直往上,几乎背上都要起鸡皮疙瘩。

  「哦~ 射给我,跳蛋君」还在演。

  终于控制不住,第一股精液激射而出,从小娜紧攥着我阴茎的玉手,直接喷射而出,几乎快半米高,然后落在小娜摩擦着我阴囊的大腿上、内裤上。一滴滴白浊的粘液,第二股、第三股……一滴滴的白浊融合成了一片片,流淌在小娜白皙的大腿上,渗透了蕾丝的内裤。小娜几乎紧紧套弄着阴茎,直至最后一滴精液被从尿道口挤出来,小娜的手上也是一阵黏糊糊。

  好爽,虽然以前小娜也有为我打过飞机,不过没有今天如此主动,甚至还配合着我龌蹉的性幻想。日本人管射完精的时候叫「贤者时间」。

  确实,随着激射而去的欲望,让我清醒下来,意识到刚刚的的角色扮演过了火。尴尬,两人都沉默。小娜只是静静的靠在我的胸膛,一只手玩弄着我已经疲软的阴茎。

  「刚刚……只是在玩角色扮演?」我还是先打破了沉默。

  「嗯……我知道」小娜依然没有抬头,手里的把玩也没有停,可是不应期的我已经感觉不出什么快感,除了心里的满足。

  「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刚刚的想法很……龌蹉」我自己都有点这么觉得。
  「没有啦……我会不会演的很……下贱?」看来小娜也是有顾虑。

  「才没有下贱,我都说了你是我的女神。刚刚这些话是真心的,并不是在演」我赶忙解释。

  「我知道」那就好。「其实……有那么一点不适应,但看你挺兴奋的,不忍打断你」小娜娇羞道,刚刚明明演的比我还出格。

  「是吗?刚刚谁演的比我还出格」我故意讪笑道。

  「讨厌死啦……就知道你会笑我」一记粉锤砸在胸口上「才没有,我很喜欢」我认真道。

  「是啦是啦。还不是迎合你」小娜坐了起来「射的人家到处是。又要去洗澡了,连内裤上都是跳蛋君的精液」小娜故意把跳蛋君说的很重。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拉回床上。「不许洗。是老公的,我是你的小狗狗,你是我的电线杆,我要在你身上标记,这是我的地盘,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男人精虫上脑真的判若两人。

  小娜乖巧的依偎在我怀里不再言语。也许是都累了,一夜无梦。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2-28更新.